高考英语干文日用句子儿子及翻译,请剩意查收!

中信证券四父亲金方又度维固定

似是故人来:高考2017年全国卷2满分干文:江地脊如此多娇,与尔壹竞天然

2019年11月14日 23:10

城市孩子 
  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工业街小学 二三班 常春雯 指导老师 :郭海鹰 
  曾是妈妈怀里 
  欢唱的喜雀, 
  曾是爸爸心里 
  唯一的希望。 
  写一篇文章, 
  能感动父母, 
  听一个故事, 
  能增加丰富的想象。 
  看一本书, 
  加强了对未来的渴望。 
  看到了妈妈充满期望的眼 睛, 
  让我加强了实现梦想的自信。 
  哦! 
  城市孩子, 
  生在快乐中, 
  长在关爱里。

中午放学了,我一个人快步走出校门。 
  是的,她会找我。 
  我一路上边跑边回头看,等确定她不会再跟上来了才放慢脚步。 
  恍惚之间,一只手拍上了我的肩膀。 
  我心跳仿佛在那一瞬间停止,我猛然回头一看,原来是她,我的心跳又平缓过来。 
  “喂,干嘛一副见鬼了的样子看着我。”夏晓晨感到稀奇古怪。 
  “我会被报复吗?”我喃喃自语。 
  “报复?谁啊?……啊!她!没关系,她敢报复你我就和她拼了!”夏晓晨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呵。”我们背后传来一个不屑的声音。 
  不会吧?我跑这么远,按道理说…… 
  我和夏晓晨双双回头,果然! 
  夏晓晨拉紧我的手明目张胆地跑了起来! 
  我只隐隐约约地听到黄瑶在我们身后大喊:“……我绝不会就此罢休,绝不!” 
  “这可怎么办?”我和夏晓晨走到我们要分别的那个十字路口,“黄瑶……我怕她……” 
  “怕她干什么!”夏晓晨人小胆可不小,“是她先打你的,你又没动她!她要是敢动你,我绝对不放过她。” 
  我心中真的是很感动,谢谢你,夏晓晨,点缀了我本孤单的校园生活,“谢谢你!” 
  “谢什么,我们是朋友,应该的呀。”她莞尔一笑。 
  朋友,世上真没有比这更美好的词了。 
  令我出乎意料的是,老师竟然在班里做了一次大规模地座位调动,黄瑶的座位已经在另一组了,这真是个令人可心的好消息。似是故人来

我心中也种下一株心草,愿彼此依靠一起成长。

时间像是流沙,当我们想紧紧的握住时,它却从指缝间悄无声息地溜走。柳条不在娇嫩,我却依然没有“长大”。母亲是那种平凡得看过便会忘记的人。从学校回家,我打算给母亲一个惊喜,便轻轻地推开门。庭院里的老槐树下跳动着几串阳光,风将槐叶带到半空兜了个圈又慢慢地将他们放在地上,简单的动作中满是无尽的爱恋。一切都那么熟悉,可惟独不见母亲的身影。“妈,在家吗?”“颖,你回来了。”母亲在客房里答应着。不详的预感冲击着我的心,果不其然,母亲生病了。可她坚持为我做饭,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敏感的我内心像澎湃的海,眼角的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似是故人来一只熊 
  一夜春风袅袭来, 
  琴声音民似个长。 
  鸟民林深处做家, 
  黑熊在凄处闪耀。 
  白帽绒花黑?窟, 
  生食置熟能生巧。 
  竹林啼声深远阔, 
  几融天灵地理声。 
  卓灵逐竹鸣翠柳, 
  江南桃李几度问? 
  可依人间之民宇, 
  相涧以事似太白。 
  附语:只是杂文,不好请提出,我一定改!

似是故人来:女性酷爱美伸荐日吃3种食物,养分肌肤,打扮养颜,肌肤更细密

拂绿了大地的是阳光,带来了春风的是微笑。当流星划破时空,微笑也跨越了人间。微笑是人类最美丽的表情,她是以自信架起希望的灯塔,无论你是经受着风吹雨打还是沐浴着阳光雨露,生命的微笑都能感化潮湿的心情,抹去不悦的色彩。

似是故人来第二集 
  第一次开战,知道真相 
  今天,我又和莹晴去逛街了,只不过,尾巴甩掉了。突然,在一个小巷子里,窜出几个人,他们都说:“黑暗之王啊!请尊敬的您赐予我们力量,打败眼前的人,让她们从此消失吧。”那些人身上发出黑色的光,向我和莹晴扑来。莹晴说:“神族之王,我的力量,请让他们消失吧。”这时的莹晴,完全变了个人,难道这就是小说中的魔法,我吓呆了。忽然,一个声音在我的心里对我说:“璐雨恋陛下,您就是魔族的王,而现在在您面前的就是您的好朋友——神王莹晴。”“不可能吧,你在骗我,再说,你是谁啊?”我用心语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的。“您原来是喜欢捉弄人的,我是魔族的长老,您原来是以优异的魔法成绩当上了魔族公主,所以您就是魔王继承人。”说完就再也没有声音了。我只感觉,过去的记忆突然又来了,口诀,场景。“啊!”我不禁叫了一声。莹晴以为我很怕,便马上把那些人解决了,过来安慰我,我的脑中产生了一个计划。“莹晴,你会魔法啊,教我嘛!”莹晴自己骂自己,怎么办,虽然是人类世界的好朋友,好吧,教她啦!“好吧,我答应你,但是不许告诉他人哦!”“好啊!”我的计划就是要学习魔法,她们肯定会找我的,隐瞒身份,到时候再告诉他们,这就是我的作风。 
  一天下来,学了不少的魔法,莹晴跟我说:“现在你会魔法了,所以事事都得带着你。”我高兴极了。我的身上还有隐魔袋,当然她不会察觉我会魔法啦!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超级无敌坏蛋是会魔法的,反正我不怕。 
  莹晴说:“今天那些人是黑暗组织的,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统治地球,他们肯定在学校,我们要去上学了哦!”“好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向老爸提出要去上学,老爸开心死了,虽然自己的女儿学习成绩N好,但是去上学,那就更好了。我们去了枫樱中学,正好碰到了倒霉的家伙——洛宇辉,我心想,我今天是不是要倒霉? 
  进了班级,男生大叫起来,看来我和莹晴要化妆了,要不我会怎么样,对了,我还会魔法,马上把那些男生通通弄走了。洛宇辉察觉我会魔法,当然是刚学的。心里明白了,莹晴在教我的同时,教会我读心术了,我知道洛宇辉在想什么。 
  刚下课,我到洛宇辉的座位上,“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很愤怒的话语,“切,我当什么呢!只是人类世界的会魔法的家伙。”“喂!洛宇辉,你说话注意点,信不信我揍你。”莹晴帮我来了。“哇!神王都护着哎!你当你什么啊!”我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上课时,可恶的洛宇辉把我的凳子上弄了图钉,我却不知道,还好,我的护身精灵玫瑰天使把凳子换走了,我坐下去才没事,要不,洛宇辉就要倒八辈子霉了。这时洛宇辉打了喷嚏。

忍,让人心胸开阔。文雅而豪放、坚强而旷达的苏轼,他的命运何其坎坷?多次被贬,却仍能昂首挺胸,灿烂微笑。他选择忍让,使他不得不一次次面对更大的困难,但也因此,他积累了大量素材,创作了大量诗篇。“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苏轼的忍,体现了他的博大胸襟,让他创作了无数不朽之篇。忍,体现了他强健的人格魅力。

似是故人来神 魔 文:晨星 
  是夜,烬第一个起身离开了这个地方,这疯狂的战士或许也只是在不停地追逐着更危险也更有趣的冒险与战斗,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又或许永远都不会再见了。 
  “想过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吗?”我问。 
  烬第一次认真地注视我,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空间门,“明天!” 
  明天,可能又会有无数人遇到死神,可能是她可能是我可能是任何一个人,但在可能变成现实之前,没有人知道。 
  不仅仅是强大的力量,一个真正的强者所具有的心也是那样坚定,即使迎着死亡,依然走得义无反顾。 
  但是,我却突然感到一种苍凉悲哀的感觉,一掠而过,这是我以前从未在这个横枪直冲、无畏生死的女战士身上发觉过的。她仿佛在问,战斗已经告一段落,而新的旅程又在我们眼前,我们在这个地狱里活了下来,而我们活着又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有一天再也无可逃避地接受死亡吗? 
  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出准确的回答。只是我知道,死只是一生的结果,而有意义的是在死亡降临之前的每一秒,我们的生命在这个世界上所划过的轨迹。或许烬也是这样认为。 
  ;
 
  “星,在想什么?”汐轻声地问我,“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死……每一次我从死亡的边缘回来,就会想到。以前有很多同伴,我厌恶的或者心爱的,但都一个个离我而远去。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孤独的,因为所有人都只是在我身边一闪而过,最后只剩下我孤单一人,碌碌无为地生存着,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啊,死亡吗?我从没有想过,何必总是思考这些东西呢?不快乐的时候,我只会许愿,希望明天一切都会变得更美好。”汐眨了眨眼睛,对我说。 
  “明天……都是一样的明天。”我默默地念,这就是汐所渴望所追求的东西吗?或许我们也都是一样的,追求明天的希望,幸福平安,权利名誉,刀光剑影……还有死。 
  突然间,我想起小时候老师对我说过的一番话,那个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无处可寻的老人:“生命的价值,在于你想做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将要做些什么。每个人都在追逐不同的东西,而你又想要得到什么呢?” 
  那个时候,我没有回答。或许现在我应该找到一个答案才对。我所需要的,是强大的力量,用来保护自己和所有我珍爱的人,拒绝命运的无情。在妖精森林里,诺的死让我明白了这一点,而现在,我更发觉,如果死亡不可避免,那么在死之前,我一定要用真正属于我自己的力量来掌握自己的生命!如果人生注定孤独,那么我也要尽全力保留温暖幸福、团结一致的每一个瞬间!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既定的宿命,那么我绝对不要承认,我要改变这可憎的命运! 
  当我在恐怖的恶灵洞穴中依赖着别人的力量,当我面对自己内心世界的脆弱与无助,当我在强大的巨龙面前不堪一击,我无比深刻地体会到,要变强,更强,真正的强,不再依靠任何他人的力量! 
  我需要的是可以互相鼓励、配合、帮助的朋友,而不是强大得让我只能永远依赖的力量,我不希望自己的命运任由别人摆布,无论是敌人、朋友或者天! 
  ;
 
  太阳又一次从东方升起,照耀大地,穿过座座山峰间狭小的缝隙,落满整个山谷。 
  醒来已经很晚了,与正规的战士团体不同,长时间的自由佣兵生活使我变得很难遵循正常的作息时间,或者也可以说是因为无人管束而自由散漫。 
  我可以随时调整自己生活的节奏,时差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昼夜的区别也并不重要,白天睡觉晚上工作的不只是一些动物而已。在执行一些特殊任务的时候,持续十余天不眠不休并非难事,而一旦松懈下来,也很可能会一次性熟睡好几天,曾经有人担心我会就那样睡死过去,再也不会醒来……这,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吧……不过这次看来不像是睡了那么久的样子,但是一路旅行的疲惫感却已经差不多完全消失了。 
  不过,老头似乎没有我这样的运气能够随心所欲的静心修养。昨晚那个靠在山谷石壁上的身影已经无处可寻,而和老头一起的那些战士们的行李也都不在原来的地方,原本相当拥挤的帐篷里几乎已空无一物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老头已经出发去完成那个所谓的神秘任务了,在我依然处于睡梦中的时候。 
  就连那个没有名字的青年男子也不知所踪,奇怪,似乎在穿过龙群进入山谷之后我就没有再见到他。居然在不知不觉,无人知晓的情况下静静地消失了,真是不可思议。这个家伙,也带着某种特别目的吧,强大而神秘,令人难以捉摸。其实,在这儿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只有我是最平凡。 
  倒是恒和汐还在不远的地方,交谈着什么。我起身向他们走了过去。 
  “没关系的啦……我只是想上山看看而已嘛,好不容易来到这里了,就这样离开了多可惜啊!”汐似乎在试图说服恒。 
  “不,这次我们遇到的危险已经不少了,现在能够安然无恙也已经是万幸。小姐你不应该再如此任性了,我们出来的时间已经很长了,理当尽快赶回去才是!”恒这次的态度看来很坚决。 
  “哎呀,这里已经是安全区域了,不会再有什么魔兽和怪物的,你就放心吧。就陪我去嘛,大探险之后就要好好放松,游玩一会儿,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这样吧,这里有三个人,少数人服从多数人好了。星,你觉得如何?” 
  “我?”没想到恒居然会把问题推给了我,“我不打算到山上去,休息几天之后我还有任务在身,已经答应别人就必须完成。”对,我还没有忘记驰交给我的东西,我要将它带到魔界去,亲手交给魔王。 
  “既然如此,就这样吧!”恒似乎已经下定决心,对汐的胡搅蛮缠再也不予理会,转身无动于衷地用沉默拒绝汐的要求。 
  “你……呼,真是的……”汐一时也无计可施,乖乖地坐到一边去了,心里却好像还在盘算着如何让恒回心转意。有的时候,看着他们,真会觉得与其说是来历不明的神秘战士,倒更像是两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吵吵闹闹的,把危险和血腥忘得一干二净。 
  纯真和冷酷,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呢?或许两个都是吧……一个人,往往是有很多不同的面组成的,再如何坚强的战士也会有软弱的一面,再如何残忍的魔鬼也会有温柔的一面,再如何圣洁的旅者也会有疯狂的一面。每个人都有光明、善良的一面,会产生同情怜悯之感,也都有黑暗、邪恶的一面,会被贪婪野心所操纵。也正唯有如此,才能被称之为真正的人,因为人性本就是如此的,多样复杂,永远无法被完全定格。 
  “对了,星,这里有一封信,是那个老头留给你的。”恒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对我说。 
  “哦?”我不明白为什么老头不告而别,却给我留下一封信,难道是什么不能当面亲口对我说的吗?我接过信,拆散开来,里面只有一张纸,淡淡的笔迹: 
  “星启:魔与神之子,在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便已发觉了你身体中那与众不同的东西,就像是突然推开了我记忆的大门,一些往事从我的脑海中涌现出来。想起那双被称之为维护正义却又沾满鲜血的双手,抱起那个刚出世的孩子转身缓缓离开战场的身影,还有某人对我讲述的那一番话语。” 
  “流星,这是你的名字,也是某人的一个愿望,他只希望你如同天际的一颗流星,轻轻滑过,不留下任何痕迹,即使是异样夺人的光芒,在那一瞬之后也便会消失无踪,慢慢被人遗忘,他希望你平静地过完这一生……但是,不管你是否相信,那命运注定你是一个不平凡的人,从你降生到这个世界上之时便已不可改变,那个老人再多的愿望怕也只是惘然。宿命之轮早就已经开始不停地旋转了,就如同那个古老预言中所说的一般,它会引领着你寻找到失落的神器,打开禁忌的力量,接受三界诸君的试炼。黑暗与光明终将在幻域交汇,一切趋于混沌,然后……灭世之神降生!” 
  “这就是我从某人口中所知的神谕,自12个神创造天地以来就流传下来的预言,关于那个在战火与鲜血的洗礼中出生的孩子,继承了魔与神之血统的孩子。宿命之轮已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所推动,这个看似平静的时代将在不知不觉间陷入黑暗与混乱之中,最终走向毁灭。我不知道这个可怕的预言是不是真的,不知道灭世的传说是否会成为现实,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力量去改变一切,但是我的的确确从你的身上看到了超越常人之处,还有预言逐渐实现的影子……我想你和我都是一样的,不会甘心于屈服在任何命运之下,我坚信宿命是可以改变的,只要有一线希望尚存,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因此,我想试图逆转命运,或许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已经违背了从前和某人的约定,但是既然我选择了这条道路,那么无论会付出何种代价我都在所不惜。” 
  “和你在一起的一段时间里,你的成长速度实在令我感到惊异,我想你将来一定能够成为一个像你的父母一样坚定英勇的战士!还有一个警告,黑暗的力量已经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了,我无法辨别那究竟是什么,或许那就是将来的灭世之神。我可以隐约感觉到徘徊在天际的黑暗正在慢慢地蔓延,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方。现在,这些事与你无关,绝对不只是单纯的旅行与锻炼而已,你在这个地方的旅行就到此为止吧,千万不要插手我正在做的事,那黑暗的力量过于强大,不是现在的你能够抗衡的。或许你应该去魔界,虽然某人曾经告诫我让你终生不要踏足那儿,但是我认为你必须去寻求更强的力量来对抗黑暗。一切由你自己选择决定……去做你自己想要做的事吧!”信毕。 
  “……”我连续将这封短信阅读好几遍,一时间不知该怎样形容自己的感觉,其中有很多是我不能够完全明白的。但是我终于发现自己和老头绝对不是简单的萍水相逢而已,他知道许多关于我的秘密,而我自己却对这些一无所知。 
  “成为一个像你的父母一样坚定英勇的战士”,他无疑很清楚地了解那些我所不知的过去,关于我的父母我的身世还有我那所谓被注定的命运,那些老师一向对我绝口不提的东西。还有那个预言,在黑暗与光明的撞击中诞生的灭世之神,我简直闻所未闻,我甚至全然无法理解、接受他所说的一切……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呆呆地伫立在原地。我在考虑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 
  “我要上山!”我决定一定要找到老头了解事情的一切真相,这或许和老头信中所嘱咐我的背道而驰,但是这却正是我现在唯一决心要做的,无论会遇到何种危险我都不在乎。不光是好奇心而已,我觉得自己有权利了解自己的一切。也唯有这样,我才能真正明白自己的行为和生命是否有意义,才能够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而不是像一个木偶般受别人的摆布,我讨厌那样的感觉。 
  “你……”恒惊异地转过头来,显然没有想到我的态度竟然会那么快就转变,“为何……到底是什么?” 
  “没有什么理由,只是纯粹的我想要这样做而已。”我觉得要把所有事向他解释清楚是很困难的,更何况就连我自己都不了解这封信中所说的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 
  “好耶……哈哈,太好了。”汐似乎非常高兴的样子,但是…… 
  “我并不想把你们也牵连到这件事里,现在这里已经变得非常危险了,你们最好赶快离开。”我说,如果老头说得没错,我想自己的确是有必要这样警告他们的,毕竟这件事和他们毫无关系,我不希望其他人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 
  “嗯?” 汐应该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显得非常吃惊。我这样的举动,可能是太突然了,确实很难使人立刻适应。 
  沉默…… 
  汐突然说:“不要紧啊,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不管是什么事,一起努力总要比一个人行动好的多了,如果有什么危险和敌人,那我们就一起来对抗吧!我想,恒也不会反对的,是吧?” 
  “朋友……”我轻声地重复一遍,心里好像突然被什么触动了一下,一种莫名的感觉竟然使我没有再次她拒绝同行的要求。 
  “我,既然已经说出口就绝不会反悔!”恒轻轻瞥了我一眼,然后回答道,“我从来就不会看着一个曾经有恩于我的人独自对抗敌人而无动于衷!”恩情?或许他是指在回忆森林的那件事,因为除此之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是我帮助过他的,反倒是他对我的帮助更多才对。 
  ;
 
  黑色的石阶,弯弯曲曲盘旋在高山间,宛若直通天际的楼梯,狭窄而漫长,两旁没有什么植物生长,都是极其坚硬的山壁与巨石,迷蒙的雾霭飘荡在山腰。拾级而上,犹如登上一个虚无的世界,徘徊在缥缈的云层之中。风在我耳边轻轻地唱起了一首悠扬的歌,使人如入幻境之中。 
  穿过薄薄的雾气,前方的路分成了两条,分别从左右两边蜿蜒而上。 
  “走左边还是右边?还是分头行动?”汐问道。 
  “嗯……随便选一条吧!”我同样不知道如何选择眼前的道路,如今之计只能这样了,很多时候运气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等等,有点不对劲。什么人?出来!”恒突然停住了脚步,右手猛然一挥,长剑已经出鞘,随之而来的是一次轻微的能量碰撞,看来恒只是想试探一下来者而已。 
  “呵,我们可没有故意躲藏,只是站在一边观看一下我们的猎物而已。”一个很令人生厌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三个男子的身影在迷雾中渐渐清晰起来,全身都是高级的装备,就像我们在洞穴的入口处遇到的一样,只是容貌略有些不同,看来都是幻之团的战士。其中有一个绿发的妖精族男子让我感到极为厌恶,心里生出一股无名之火,刚才说话的应该就是他。我记得自己在萨姆城中见到捷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只是这次的厌恶感好像更为强烈一些。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似乎我对妖精一族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憎恨,甚至是恨入骨髓。一定要杀了他,我身体中的鲜血这样告诉我。 
  “猎物?”恒的声音。 
  “呵呵,是啊,我亲爱的小猎物们,到了这里,你们觉得还能活着回去吗?”那个绿发的家伙露出一缕傲慢的笑容,“情报好像没有错呢,果然有不少不自量力的人想要妨碍我们的计划。把一切障碍完全清除掉,命令是这样的吧?哈哈,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今天就让你们知道对看幻之团是多么可笑的行为!” 
  “幻之团……我不管你们想要做什么,也没有兴趣知道。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最好给我滚开,趁我还不想动手的时候。”恒冷冷地回答道,虽然对方看来并非一般的角色,但是像恒这样的强者,没有理由会就此退却。 
  “呵呵,看来你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那就让我们来试一试你是否有资格拥有这份自信吧!”那妖精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气,“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死后可不要怨恨我啊!哈哈,给我上!” 
  这家伙应该是这个小队的首领,另外两个战士听到他的命令之后立刻冲了过来。速度很快,如果按照等级计算,他们至少比我高两个等级,也就是说我需要面对的是拥有A级战斗力的敌人,而那个妖精的级别可能还要更高。 
  令我感到很奇怪的是,我始终没有发现他们的武器是什么,没有佩剑,没有拳套,身后也没有类似于枪或杖之类的东西。直到……其中一个很快来到了我的面前,从身体的姿势上来看,对方想要借助那股冲击力发动攻击,右手略向后移,是出招的前奏。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他的手心中紧握着一段很短的圆柱体金属。 
  “那个难道是……”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身体的第一反应就是用最快的速度避开。果然,对方的手中徒然升起一道刺眼的光辉,是剑的形状,朝我原来站立的猛劈下去,光剑的末梢擦过我的前胸,攻击造成的巨大气压把我的身体撞飞出去。根本控制不了方向,终于我的身体在半空中停了下来,但这不是我自己的力量所致,而是因为身后坚硬的石壁。反弹力给我的身体造成了第二次冲击,全身骨骼被震得像要粉碎一般。同时,一种压迫感又一次出现在前方,我拼尽全力用“幽魂”向前挡去,动作还未完全完成,剑却已经碰撞在一起,身后的石壁猛然爆裂、破碎,我的身体陷进了石壁中,双手一阵剧烈疼痛,随后失去知觉。 
  只要再是一击,我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抵挡,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死无全尸,能量的差距已经再清楚不过了,真是异常恐怖的力量。但是,对方的攻击却暂时停止下来,他似乎还不想把我立刻杀掉,有或者是在恢复体力,补充刚才消耗的巨额能量。 
  “能量剑……”我猜想这就是对方的武器。这是一种很高级的强力武器,能够在瞬间将攻击力提升至极致,甚至超越使用者力量的极限,绝对超越一般有实体的武器。与之相对应的,这种武器不必持续注入能量,但是所需要消耗的能量却十分巨大。因此,这东西并不适合同等级之间的拉锯战,如果掌握不好,没能看准时机给予致命一击,也极有可能在短短几秒钟内耗尽能量,反而被对手杀掉。 
  (未完待续)

似是故人来:渤海银行武汉分行展开全民国度装置然教养育日宣传活触动|国度装置然|渤海银行|分行

一杯牛奶代表什么。 
「爱的到来。」 
我不知道你爱我的什么。 
我不知道你究竟要我干什么。 
我只知道。我的心跟着你走了。 
“我喜欢你。可以吗。可以吗。” 这句话一直在脑海里回荡。 
“呵呵。”我笑了。自己突然笑了。 
我该去看怜怜。他可不能消失。我觉得很对不起他。 
“白痴女王。该起床了。我们要出发去看看怜怜了。”晋已经在门口抓狂了。 
“该死的。怪不得姓白。就这么白痴。”琴也在抓狂。 
“别以为我听不到。我全听到了喔。”我和他们逗着玩呢。 
“哎呀。哎呀。你快点。”他们都很不耐烦了。 
 这时我又听见熟悉又陌生的脚步声。 
 这不是很矛盾么。熟悉又陌生。 
“白兮。你可以了没。”我知道是你。斯杜拉先生。 
“好了好了。”我打开门。一堆人站在那里。不由得脸红了。 
“……”  
“……” 
好多人沉默了一阵。 
“怎么了。”最后还是我打破了这种气氛。 
“呃。真是人靠衣装。”晋把脸别过一边去说。 
“你今天很美。”斯挽起我的手。很绅士的说。 
“放开我的手。”我才不会让你吃我的豆腐。 
“好啦。好啦。你们俩每天都这样。月和哥哥在等我们呢。我们走吧。”琴真是一个不耐心的人。 
 斯紧紧的抓住我的手。不放开。我努力的去甩他的手。 
“为什么不放开。”我边走边问他。 
“我想抓住你。不想让你走。”他看着我的眼睛。 
“那么怎么样才能证明出你不想让我走。”我躲过了他的眼睛。 
“真的不行想为我停留一刻么。”他有点伤感。 
“呵呵。 我没有这么想。”我说。 
“那么就接受我吧。”他的手越抓越紧。 
 我知道。你并不像让我走。 
 我知道。你想紧紧的抓住我。 
 我知道。你爱我。 
 可你却不知道。 
 我并不想放开你的手。 
 我爱你。谁都比不上你在我心里的位置。 
 我想接受你。 
“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我知道的。”斯会读懂我的心。 
“那么心里的话。就是真心话了。”我看着他笑。 
  
数百年后。 
“嫁给我吧。斯夫人。”我看着眼前这个深爱自己的人。我并不想拒绝。 
“恩。我嫁给你。”我抱住了斯。 
月。还有怜怜。还有琴。晋。 
怜怜找到了自己的真爱。神子。 
月还在学习。 
琴和晋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看着大家的笑脸。 
自己都很满足。 
 ———————————————————————— 
 end。 
 完了。 
  
—————————————————————————————— 
 我不写小说了。 
 我不是那么不会擅长写小说。=-=。似是故人来

又到了下班高峰期,堵车又成了一道“风景线”。在一个车站旁,聚集着许许多多久候多时而显得有些无奈和烦躁的人。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终于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盯向一辆迎面驶来,准备靠站的巴士车上,那辆徐徐减速的巴士车在人们焦急期待中缓缓停进站台还没刹稳,群慌乱拥向汽车挤成一团,他们不知道这样既会误导车靠站的准确位置,而且还会发生踩踏事件吗?

似是故人来:乐傲江湖OL:六周年,从菜鸡变父亲侠!

乌鸦和狐狸故事新编 
  话说狐狸把乌鸦辛辛苦苦弄来的肉“偷”走了,乌鸦一直耿耿于怀,一直想报复一下,她冥思苦想了半天,终于想出来一个妙计。 
  说来也巧,当天她就碰见了狐狸,幸好她有备而来,嘴里叼了个酷似肉的红石头。狡猾的狐狸看见了,对着乌鸦说:“美丽的乌鸦小姐,您好!您真漂亮,穿着发亮的燕尾服,唱一首歌,能让人听得醉…。。”狐狸清了嗓子,说:“我深深抱歉上次的误会,请你原谅我吧,不过我想听听那首好听的歌,以后帮你宣传,开个演唱会…。。”乌鸦“哇------!”地叫了一声,“肉”掉到了狐狸的脚趾上,狐狸叫了一声,就晕倒了…。 
  狐狸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医院里,乌鸦还在关切地问:“疼吗?”狐狸觉得对不起乌鸦,良心发现,它泪流满面地说:“乌鸦姐姐,我不该骗你的肉吃,对不起,我不该这样,我们做朋友把?”乌鸦也后悔自己肚量小,反算计了狐狸,差点要了它的命,于是很爽快地答应了狐狸的要求。 
  后来,乌鸦和狐狸还真成了真正的好朋友,相互的宽容往往能赢得友谊。 
               南京拉萨路小学4(3)班 
                     胡锦千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高中生窃取1亿条公民信息还在海外面销特价而沽!利市2万高考却落榜,2019正西北农业父亲学暑假保管责行即兴实队“疫苗保管的需寻求调研及相干知宣讲”组图稿件,《魔域口袋版》魔童投降世,哪吒联触动主力片面松析!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